娱乐 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
主页 > 娱乐>电视剧剧情

梦想越走越近分集剧情介绍演员表(共40集)更新中

时间:2017-10-10 09:03:15 编辑: 来源:艾活芭 标签:电视剧 现代剧  阅读:215

梦想越走越近于2017年10月9日在黑龙江卫视、吉林卫视上星播出,本文带来梦想越走越近分集剧情介绍和梦想越走越近演员表等消息。

《梦想越走越近》是杨晶执导的一部电视剧。该剧讲述了赵家二嫂陈文秀在赵家平等人的帮助下,顶住众多质疑和压力,使赵家企业转危为安,而后又带领全村人发展现代农业,共同致富的奋斗故事。下面带来梦想越走越近分集剧情介绍和梦想越走越近演员表等内容。

梦想越走越近基本消息

中文名 梦想越走越近

出品时间 2015年

出品公司吉林电视台、浙江东阳新媒诚品影视、辽宁乐泰影视投资

制片地区辽宁

拍摄地点 丹东宽甸

发行公司 辽宁乐泰影视投资

首播时间 2017年3月25日

导 演 杨晶

编 剧尹江春、刘晓宁、尹嵩

主 演梁爱琪,于晓光,宋佳伦 ,张洪杰,刘亚津,鞠庆洲,黄晓娟 ,任大为,郭旺

集 数 40集

类 型 励志、情感

制片人 金峰

在线播放平台 爱奇艺、腾讯、优酷、暴风

首播电视台辽宁都市频道

卫视播出黑龙江卫视、吉林卫视

梦想越走越近演员表

于晓光 饰 赵家平

梁爱琪 饰 陈文秀

宋佳伦 饰 周正民

黄晓娟 饰 田月英

张洪杰 饰 陈宏德

于艺璇 饰 李香月

刘亚津 饰 于得利

郭旺 饰 杨瑞

梦想越走越近剧情简介

赵家村农业大户在掌门人赵永和及长子赵家强相继过世后,留下让大儿媳文秀接管赵家农场的遗言,其子女们为争夺遗产各怀私心,赵周两家的孩子发生激烈冲突,在家庭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危难时刻,田月英为了完成丈夫的遗愿扶助文秀接管赵家农场。文秀接管赵家之后,众人对她持排斥和怀疑的态度,各家纷纷对其发难。尤其是赵家的大女婿于得利私心太重,垂涎赵家产业,更是把文秀视为眼中钉,时刻想把文秀赶出赵家。即使这样,文秀还是一心扑在企业上,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打破赵家农场的旧模式,却因此激怒了村民,在亲戚的挑唆下要把文秀赶出村子。关键的时刻,正民和家平挺身而出。善良上进的文秀在云鹏、正民、家平、丽珠和共同扶持下,带领赵家村历尽磨难终于走向城镇化。而文秀和云鹏几经分离,也最终看清了彼此是相爱的人,携手走到了一起。#p#副标题#e#

梦想越走越近分集剧情介绍

第1集

大年三十,酒足饭饱,赵永和趁着孩子们都在场说,去年一年经过全家人的共同努力,农场的各项工作取得巨大收益,家底也雄厚了,年前去镇里开会,按十八提出的加快城镇化步伐的精神,又有了更多的优惠政策,今年是实现家强走时想搞城镇化梦想的最好时机,要甩开膀子大干了。另一件事情是家强过世之后,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年前犯过一次心脏病,经营农场显得力不从心。所以他打算尽快把农场的大权交出去,推选新的当家人。众子女们听到父亲要交权,各自打起自己的小算盘。永和说赵家农场四年前是家强投资成立的,家强虽然走了,建议由大儿媳陈文秀接管赵家农场。却不料此言一出,在家里掀起轩然大波,女婿于得利带头起哄引发家庭内乱。永和见子女们各藏私心因利忘义,不由大怒,心脏病突发被送往医院。在弥留之际,永和留下让文秀接管赵家农场的遗言。

第2集

文秀到香月家进行劝说,对香月忆起家强健在时,两家亲密的感情,虽然家强已逝,但文秀仍希望与香月保持亲近。香月疑心文秀在打正民的主义,对文秀非常忌惮,出言讥讽。文秀忍下委屈,劝香月别和家平去争农场,不要让赵家散了,让正民留在城里和自己一起办公司。香月误会文秀在给自己扣帽子,更误会文秀想把正民留在身边,近水楼台先得月勾引正民。文秀的所有解释,听到香月耳朵里都变成了无耻和挑衅。香月端起一盆水朝文秀身上泼去。文秀浑身湿淋淋地落荒而逃。文秀到月英家探望月英,月英对着永和遗照流泪,觉得愧对永和。文秀劝月英别一时冲动分了农场。农场分了,这个家的情分也分了,爹和家强的心血和努力全部白费了。月英认为自己已经尽力,除非文秀愿意接下这副担子,月英情急之下欲给文秀下跪,文秀扶起月英,说自己愿意考虑一下

第3集

接手赵家农场的工作的繁忙,使文秀无力经营城里的公司,文秀想把公司以适当的价格转手给他,正民觉得这是他事业发展的一个全新机遇和转机,没料到香月却坚决反对,她认为文秀居心叵测,一手想抓着赵家农场,另一只手想抓住正民。两人为此事,再次掀起矛盾。月英得知文秀要把公司交给正民,把大挂钟叫到自己家,让大挂钟劝说香月让正民接受文秀的公司,月英认为这件事对正民来说是个大好机会,正民在城里可以少奋斗十年。正民要是在城里干好了,将来可以把香月一块接到城里去生活。大挂钟听到有利可图,被月英劝动。 大挂钟回家之后劝香月支持正民接手文秀的公司,香月看到舅舅也向着正民说话,对舅舅发怒。正民实在无法理解香月的想法,与香月无法妥协。在舅舅和正民两人的夹击下,香月压抑的情感爆发,香月痛哭流泪,诉说自己之所以无法进城,是为了在家照顾舅舅。香月冲动地离家而去。

第4集

香月越想越觉得委屈,趴在床上流泪,钱有贵推门走进来,给香月送来一碗鸡汤。正民回来恰好看到有贵陪着香月在喝鸡汤。有贵离开后,正民认为香月过分,母亲送的包子她扔到门外说是喂狗,有贵送的鸡汤她却来之不拒。香月落泪,觉得正民故意在挑自己毛病。正民不愿和香月争吵,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和不满回城了。正民约文秀到餐厅吃饭,告诉文秀自己不能接手她的公司。文秀问正民有什么打算。正民说他想回村和香月一起建家庭农场。两人聊起家里和未来事业的发展。杨瑞打电话约丽珠出来谈长期合作事宜,问丽珠为什么迟迟不到公司签合同。杨瑞承诺在丽珠蔬菜基地种植出绿色蔬菜之前,他都愿意用绿色蔬菜的价格收购她们的蔬菜。丽珠脑中闪过杨瑞的强吻,对和杨瑞的合作有所反悔,担心将来家平知道自己和杨瑞的公司签约,心里会有芥蒂。杨瑞看到丽珠如此看重家平,心里燃起炉火。

第5集

陈宏德得知文秀转手公司,专营农场的事情,很是生气,这位倔强要强的老人不知怎么走出的公司。云鹏意识到大事不妙,急忙打电话给文秀,没想到文秀的手机落到了办公室。陈宏德匆匆赶到赵家村,证实文秀卖公司的事情,得知文秀确实卖了公司,拿起扫帚疙瘩教训文秀。文秀看到父亲生气,跪倒在地上,陈宏德生气地要和文秀断离父女关系。田月英紧跟着陈宏德,发现他径直到了亡妻的坟前哭诉,田月英劝陈宏德回家,陈宏德把文秀回到农村的原因都归结到田月英身上,田月英生气地离开。赵家平质问丽珠为何隐瞒和杨瑞交往的事情,丽珠解释自己和杨瑞不过是偶遇,害怕赵家平担心这才没有告诉他。丽珠得知杨瑞找赵家平商谈蔬菜基地的事情,不愿意答应。云鹏赶来之后,看到文秀被打,用冰块给她冷敷。周正民和香月赶来之后,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,又是一番凤眼冷雨,她这时不担心文秀和周正民的关系,又开始担心赵家财产了。云鹏看到香月态度不对,要拉着文秀到外面吃饭。文秀担心父亲,匆匆赶到家里,发现女儿一个人在哭,陈宏德已经离开了这个家。赵家农业有限责任公司开张在即,赵家平把文秀打算在山脚下开办生态养殖园的事情告诉岳父岳母。小辣椒让赵家平支持文秀的工作,不论是挖坟还是其他的事情。其实小辣椒的心中另有打算,如果文秀处理不好这件事情,到时候获利的自然是赵家平。而另外一边,香月看到周正民拿出的请柬,不同意参加文秀公司开业庆典,甚至不让周正民参加,周正民很生气。夫妻言语不和,香月到外面散心,一直关注香月的有贵急忙过来安慰香月。二人在一起的情景被于德利看到眼中,香月走后,于德利怂恿有贵帮助香月收拾一下文秀,从而获得香月的好感。有贵知道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,于德利让他鼓动乡亲们反对文秀造生态养殖园的事情。公司开业庆典当天,艳阳高照,文娜受姐姐委托请陈宏德参加庆典。陈宏德还没有消气,责怪她们姐妹不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,陈宏德虽然不参加典礼,但是还是担心文秀,让文娜把现场的情况随时电话告诉自己。开业典礼简朴而又隆重,鞭炮声中,赵家公司正式挂牌。典礼之后,于德利邀请香月到赵家坐席,香月仍然不给面子。于德利表示理解香月拒绝的态度,谎称文秀要刨香月家的祖坟,这无疑是火上浇油,香月非常生气。小辣椒看到文秀在宴席上大出风头,让丽珠找出赵家平来向大伙敬酒,赵家平早就把丽珠准备的那套西装脱掉,到厨房帮厨去了。

第6集

田月英也支持丽珠的提议,赵家平这才跟着丽珠一起向乡邻们敬酒,赵永兰也跟着起哄,让大家关照赵家平。小辣椒也没有闲着,四处为女婿张罗。赵家大院喜气洋洋,有贵带着大挂钟等一帮人等来找文秀的麻烦。别看赵家平平时不善言语,此时可是尽显赵家男子汉风范,阻止有贵捣乱。文秀承认自己有征用山下坟地的打算,目的在于建造一座生态养殖园。赵永兰出面指责文秀,伸手就打,幸亏周正民出面护住文秀。香月突然冲出来,指责文秀要迁母亲的坟,冲着文秀扇了一个耳光。周正民让她向文秀道歉,香月自然不答应。文娜看到大家都针对文秀,回家喊陈宏德。陈宏德赶到赵家大院,发现众人正在砸酒桌,手持一把铁锹拦住众人,劝他们遇事多动动脑子,众人这才离开。乡亲们走后,陈宏德让文秀辞去赵家公司总经理的职务,否则真正断绝父女关系。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,文秀呆坐在沙发上,那可是一直爱着自己的父亲啊。文秀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,赵永兰打算把文秀赶出赵家,以平息众怒,田月英护着文秀。赵永兰指责她和文秀一起图谋赵家财产,田月英让赵永兰先回去想一想。文秀担心在骚乱中受伤的赵家平,到他家中看望,赵家平劝她放弃挖坟的计划。文秀转身到周正民家看一下情况,听到香月正在质问周正民和自己的关系,她失望地离开周正民家中。周正民看到香月如此不可理喻,也走出家门,刚刚离开家,周正民发现有人想冲文秀下黑手,冲过去护住文秀。香月听到动静,出来看到文秀正帮助周正民收拾衣服,讽刺他们关系暧昧。陈宏德回家之后,得知文秀把女儿办了住宿,担心外孙。陈宏德正和文娜说着心里话的时候,看到文秀衣服上满是红色回到家中,他误以为文秀被人殴打,抱住女儿痛哭,文秀这才明白父亲一直疼爱着自己。陈宏德让文秀为了自己的幸福,和云鹏开始交往。正是说曹操曹操到,云鹏听到村里发生的事情之后,不顾天黑路远来看望文秀。文娜准备找出到底是谁透露出姐姐打算迁坟的事情,她打听出姐姐只告诉了赵家平和于德利,直接找到于德利门上,于德利自然不承认是自己出卖了文秀。周正民和香月谈话的时候,香月无意中说出自己被于德利利用。杨瑞忍不住对丽珠的思念,驱车去见丽珠,没想到遇到赵雁。赵雁把杨瑞拉到田月英家,田月英看到杨瑞把他紧紧抱进怀中。杨瑞轻轻地推开田月英,田月英知道杨瑞还在记恨自己,还没有来得及解释,杨瑞就指责姨妈根本不在乎自己,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感受。为了弥补对杨瑞的愧疚,田月英答应杨瑞,尽量帮助他和赵家签订长期合作协议。

第7集

赵家平听田月英说起与杨瑞合作的事情,几经犹豫最终答应下来。杨瑞听到合同已经签好,欣喜若狂,立即要回去拿合同。而丽珠得知这个情况,很是生气,揪住赵家平的耳朵不散手,赵家平好说歹说,丽珠这才释疑。田月英听杨瑞要来,准备了几个他平时爱吃的菜等候杨瑞。丽珠气冲冲地要把合同撕了,自己不能和杨瑞再打交道。母子二人撕扯间,杨瑞赶到赵家。听丽珠不同意合作,杨瑞解释自己合作的原因,其一是看赵家企业有前途,其二是想扬眉吐气地回到自己曾经带过的赵家,并发誓不再打扰丽珠的生活。文秀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发现,公司被别人打砸第一片狼藉。文秀捡起公司的牌子挂到墙上,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周正民一把把她扶住。小辣椒看到周正民抱住文秀的瞬间,误以为他们二人情到深处控制不住,如此暧昧的关系,小辣椒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发生在自己眼前,转身把这个情况告诉大挂钟,让他提醒香月一下。真是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大挂钟那火爆脾气,一点就着。拿起一块砖头就到文秀的公司找文秀算账。周正民和大挂钟撕扯起来,大挂钟又急又气晕了过去。有贵看到这样一幕,急忙告诉香月。香月把所有的责任度归结到文秀身上,她要给周正民颜色看看。文秀没有想到农村的事情这样复杂,往日亲如姐妹的香月都能和自己反目成仇。她在沉思,前面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下去;自己付出了那么多,得到这样的结果,自己还能不能走下去。小辣椒那张利嘴可是没有消停,鼓动大家找人算算前途未来如何。几卦下来,大家对大仙深信不疑,更反对文秀迁祖坟的事情。几个老娘们回到家中,时时刻刻到文秀家和公司捣乱,陈宏德劝文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云鹏听到文秀的事情,也从城里回来劝文秀回去,继续打理公司的事情。文秀从不服输,要走也要干出个人样来再走。云鹏劝陈宏德再给文秀一个星期的时间解决迁坟的事情,如果仍然没有结果就按照计划回城。深夜,文秀央求父亲让自己出去工作,否则赵家公司眼看着乱套。陈宏德没想到女儿遭到这么多打击还一味坚持,让文秀离开。文秀打定主意,自己要寻求各级领导的帮助,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件事情办好。文秀首先找到老村长,老村长肯定文秀的想法,但是他知道困难太大,让她到镇上找吴镇长看看是否有相关政策。

第8集

文秀赶到镇上,直等到工作人员全部下班,吴镇长去县里开会才回来。吴镇长肯定文秀的思路,支持她迁坟腾耕地的想法。有了上级领导的支持,老村长召开全村代表大会。村民看到吴镇长出席会议,意识到有大事发生,很是吃惊。听吴镇长讲话,大家才知道文秀搬动了吴镇长。解决了迁坟的问题,文秀感觉神清气爽,四处看都是山清水秀,晨练之时,文秀发现一个人神神秘秘地找到小辣椒要钱,把这一幕拍了下来,然后让文娜到村口拦住小辣椒找的活神仙。赵家平敲锣打鼓把村民集合到村口,文娜正拉着算命先生不撒手,让他给文秀算命。大仙看到文秀,根据小辣椒的手势,乱侃一通。大仙露馅,小辣椒急着离开,被文秀拉住,面对大仙的指认,小辣椒诬陷是文秀请来陷害自己的。文秀拿出刚刚拍摄的视频,小辣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文秀把大仙欺骗的所有钱都要了回来。小辣椒又羞又愧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灰溜溜地离开。全村祖坟顺利搬迁,公墓肃穆庄严,周围环绕着苍松翠柏。周正民找到大挂钟,一方面为过去误伤他道歉,另一方面劝他把祖坟迁走。大挂钟听说小辣椒第一个迁走祖坟,感慨真是墙头草两边倒。周正民带着大挂钟到公墓看了一圈,让他查看文秀给周家预留的祖坟,答应迁坟。爷俩消除了隔阂,自然其乐融融。周正民趁机提出征土地的方案和香月商量,香月欣然同意周正民的建议,周家农场也轰轰烈烈地开张起来。迁坟成功,一下子腾出五百亩土地,文秀大展手脚,扩大公司的规模。面对文秀的分工,于德利深感不满,因为自己负责的范围没变,而赵家平夫妻负责的蔬菜大棚和工厂基建都是肥差。赵家平同意让出基建这一块,交给于德利负责。至于粮食种植,暂时让赵家平帮助自己打理。分工完毕,文娜感觉窝囊,好事尽让赵家占了,自己作为财务主管手中没有资金,姐姐作为总经理手中也没有余钱。眼看春耕将近,文秀打算到银行看看情况,到底能不能贷点款过来。文秀找各方面的关系借钱,对方都以各种理由推脱,文秀这个坚强的女人确实感到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。文秀整个人愁得半宿没有睡着,第二天云鹏来的时候,文秀还没有起来,听到外面的动静,文秀迷迷糊糊地走出卧室。

第9集

云鹏得知文秀为春耕资金的事情发愁,以致夜不能寐,很是心疼。看着文秀坐在车上睡着的样子,云鹏真是又爱又气。文秀醒后向云鹏表示自己跟他见面,都是被逼无奈,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做好再婚的准备。云鹏在文秀的电话中早就得知她的心思,他打算冒充文秀的男朋友来糊弄过去陈宏德老人的威逼,同时也达到接近文秀的目的,说不定到时候会假戏真做。云鹏以文秀男朋友的身份出资帮助文秀,文秀担心把云鹏卷进来委婉拒绝。小辣椒得知文秀和云鹏交往的情况,认为机会来了,让赵家平和丽珠支持文秀再婚。周正民在文秀为难的时候送来一张五十万元的银行卡,帮助她暂时度过难关。春耕资金问题得以解决,文秀终于舒了口气。周正民回到家中,发现周家农场征地情况还不错,让香月见好就收,其实他也担心香月发现资金流向问题。有贵这时前来加入周家农场,周正民不想答应,和香月大吵一通。有贵提出自己出一百亩地和三十万元钱入股,这样农场就会初具规模,周正民只好答应下来。忙农活的季节,有贵和香月共同劳作,有贵偷偷把界碑往文秀那边挪了一点,假如没人发现到时候再大幅度挪移,为了报复文秀,香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。陈宏德到村中文化广场跟着田月英学习跳舞,看到大挂钟也在这里,生气地离开广场。陈宏德转身到地里查看时发现界碑被挪了三米多,文秀不愿意相信。文娜也跟着帮腔,文秀只好跟着爸爸到地里查看,证实之后,文秀找周正民询问情况,香月闻听,脸色大变。面对周正民的询问,香月谎称自己不知道情况。周正民正和香月争吵,有贵过来承认界碑是自己挪的,周正民为有这样的合作伙伴感到羞愧,这和明抢根本没有区别。田月英看到香月和周正民忙得不可开交,让大挂钟到晌午的时候把他们这对小夫妻叫来吃饭。大挂钟看到贤惠善良的田月英,打起了小心思,对田月英顿生爱慕之意。有了这个心思,大挂钟顿感尴尬,谎称自己到地里看看情况,出门遇到陈宏德。大挂钟折身看到陈宏德和田月英在一起做饭,有说有笑的情景,心中不是滋味。香月嘴中说自己不知道界碑的事情,可是心地善良的她还是偷偷把界碑挪了回去。看到舅舅让自己去婆家吃饭,一口回绝。田月英看到只有周正民自己来家中吃饭,心里有点失落,对着周正民唠叨个不停。有贵为了香月平时不愿意去相亲不说,这个时候又与香月合伙开农场,有贵的爸爸劝儿子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还是赶紧相亲。

第10集

周正民从赵家出来,想起妈妈说的话,心中很不是滋味,到岳父的小酒馆借酒浇愁。喝得醉醺醺的周正民在半路遇到文秀,让她陪自己好好聊一聊。于德利尾随发现文秀搀着周正民一路前行。周正民向文秀诉说自己被村中的流言蜚语所困,乡邻们对香月和有贵的关系指指点点。文秀劝周正民别想这么多,扶着周正民回家。于德利把他们亲密的样子拍了下来,看来于德利又有了诡计。赵雁心中暗自喜欢杨瑞,她把自己的心事告诉丽珠。丽珠正愁着如何处理与杨瑞的关系,答应帮助赵雁牵线搭桥。杨瑞接到丽珠的电话,屁颠屁颠地过来,丽珠谎称让他陪自己和赵雁看场电影,然后接到赵家平的电话,把杨瑞和赵雁留在一起。杨瑞虽然心中不情愿,但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还是同意陪着赵雁看电影。赵雁在电影院向杨瑞表白要交往一段时间,杨瑞假装只顾看电影,对她不理不睬。赵雁拉着杨瑞出来电影院,质问他为何不把自己放在心上。杨瑞离开之后,给丽珠送来关于无公害蔬菜种植的光盘,这对于丽珠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碳。果然,于德利让小辣椒看文秀和周正民在一起的视频,提醒她如果正民和文秀联手赵家没人是他们的对手,建议小辣椒去找陈宏德。陈宏德听小辣椒诬陷文秀,让她滚开自己家中。为了给这件事加把柴,于德利把这段视频发给了香月,香月大怒,把周正民的行李送到了田月英家中,田月英急忙告诉周正民。周正民回到家中,发现房门紧锁,家里空无一人。此时到香月正在地里干活来麻醉自己,有贵前来帮忙,香月不想拖累有贵,让他分出去单干。一直爱恋香月的有贵把她紧紧抱在怀中,周正民赶到地里看到这一幕,把有贵打翻在地。周正民警告香月不要再和有贵暧昧,心中有气的香月和周正民言语不和,双方都同意离婚。小辣椒得知这个情况,担心文秀万一真和周正民走到一起,招于德利商量对策。家梅明白原来是他们在背后捣鬼,导致香月和周正民离婚。人算不如天算,算来算去,到底还是没有成功。于德利支走家梅之后,建议小辣椒让丽珠把这个事情告诉田月英。周正民要和香月结婚,村中到处都是关于周正民和文秀的流言蜚语,陈宏德劝文秀和云鹏结婚来消除谣言,文秀认为自己和云鹏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。陈宏德打算把云鹏叫过来商量一下他和文秀的事情,云鹏听陈宏德这样说,自然求之不得。文秀担心周正民真的离婚,一直支支吾吾。云鹏建议要想挽救香月和周正民的婚事,只有和自己假定婚,才能大笑香月的顾虑。#p#副标题#e#

第11集

文秀听从云鹏的建议,谎称要和云鹏订婚,邀请香月来参加订婚仪式,香月这才释疑,不再和周正民闹着离婚。虽然是假定婚,但是云鹏可是当做真仪式来准备的,他把这个仪式还是搞得隆重而又热闹,送给文秀一辆车作为订婚礼。仪式结束之后,云鹏再次提出要和文秀继续试着交往下去,他已经对要强而又善良的文秀爱之甚深,欲罢不能。不过文秀还是不能一下子接受云鹏。随着文秀的订婚,丽珠和小辣椒又一次把赵家平推向当家人的地位,让他代替文秀掌管赵家农场,赵家平不希望大家逼文秀下台,丽珠嫌弃赵家平窝囊。文娜受姐姐的委托,到云鹏的公司把车还给云鹏,发现真是金碧辉煌。几句姐夫把云鹏叫的是心花怒放,当即拿出五千元代金券让文娜买衣服,文娜自然不能接受。丽珠送菜的时候,批发商张老板以蔬菜不够新鲜为由要求退货,丽珠正无可奈何之际,杨瑞让手下把这批蔬菜拉到自己的批发市场搞降价促销,解了丽珠的燃眉之急。说巧也巧,丽珠去卫生间的时候,家平打电话过来,杨瑞看到也没有告诉丽珠,反而让丽珠和赵雁在自己生日当天陪自己吃顿饭。欠了这么大的人情,丽珠只好答应下来。生日宴会上,丽珠面对杨瑞的殷勤,劝他好好照顾赵雁。杨瑞打算在市场中帮助赵家农场搞一个绿色品牌,让丽珠经营蔬菜营销部。丽珠心神不定,心中只顾想着家平接手赵家农场的事情,不知不觉间喝多了。杨瑞怀疑赵家平和文秀的关系非同寻常,否则不会一直支持文秀当家。丽珠越听越有道理,虽然口中说相信家平,但是对他生了疑心。杨瑞送丽珠回家的时候,发现赵家平一直等在村口。赵家平看到丽珠和杨瑞又到了一起,生气地转身离开。于德利自从接受基建之后,到处买一些二手货偷工减料。云鹏质问于德利这样做的原因,于德利谎称为了节省资金才出此下策。于德利诬陷云鹏动了对赵家农场的心思,遇到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家伙,云鹏还能多说什么呢,只有保持沉默。丽珠召开公司管理人员会议,支持丽珠提出的无公害蔬菜基地的建议,并发给她两千元奖金。于德利表功也要奖金,文秀让他有所创新。文秀根据丽珠的建议,进一步延伸,打算同时展开无公害蔬菜种植、生态养猪、和粮食种植综合在一起,实现效益最大化。于德利提醒文秀资金的问题,文秀让他放心,到时候自己再想办法。文秀让赵家平跟着自己到县城开会,丽珠生气地离开。杨瑞看到丽珠神态沮丧,推荐丽珠到朋友的合唱团做领唱,改变一下心情,活出自己的生活滋味。丽珠一试,嗓音果然不错,合唱团当即确定让她领唱。

第12集

杨瑞带着丽珠到商场购买衣服,毕竟今后要到合唱团做领唱,那可是讲求靓丽光鲜的地方。丽珠和杨瑞一起出来的时候,看到文秀正和赵家平一起从商场出来,当即就怒火中烧,更坚信赵家平和文秀有说不清的关系。赵家平心中无愧,回到家中就告诉丽珠嫂子给他买的衣服,反而是丽珠不敢让家平看到杨瑞给自己买的衣服。于德利催促文秀赶紧想办法解决资金的问题,文秀正发愁的时候,吴镇长打电话询问情况,让她做好准备,争取在县招商会上争取投资。文秀让家平过来加班整理材料,做好计划书。丽珠知道家平和嫂子一起加班,去看时发现文秀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家平正把褂子披到文秀身上,一言不发转身离开。第二天,家梅来到公司把他们叫醒,家平回家让丽珠跟着去开会,丽珠谎称身体不舒服拒绝,其实是她心中对文秀和家平的关系有所怀疑。文秀的计划书和精彩发言得到与会者的认可,纷纷表示合作的意愿。会后,主办房邀请与会者到剧院观看演出,压轴节目是丽珠领唱的女生小合唱。丽珠欺瞒自己,家平很是生气,到后台看望的时候,看到丽珠手捧着杨瑞送的鲜花,质问她为何欺骗自己,把鲜花扔到地上。丽珠伤心地跑出去,遇到匆匆赶来的文秀。丽珠感到很没有面子,杨瑞和赵雁安慰丽珠,丽珠喝得烂醉,恰好赵雁新到了一批货,让杨瑞把丽珠送回家。丽珠执意不愿意回家,杨瑞把她扶回了自己的家中。看着心爱的女人睡在自己家中,杨瑞禁不住想吻向丽珠,但是他及时停下了这荒唐的行为,真乃君子之为。回到公司之后,家平向文秀诉苦,文秀把杨瑞送给丽珠的首饰放到家平的兜里,恰好被于德利撞见。赵家平在家苦苦等候丽珠,赵雁打电话询问时得知丽珠还没有回家,告诉他吃饭时还有杨瑞在场,而此时杨瑞的电话无法接通,自己也不知道丽珠去了哪里。赵家平只好打电话给丽珠,丽珠喝得不省人事,哪里还能接电话呢。赵家平不知道丽珠和杨瑞发生了什么,心中掀起万丈波澜。杨瑞看到赵家平不断打来的电话,计上心来,他脱掉上衣和丽珠合拍照片后发给赵家平,让他还丽珠自由,成全自己。赵家平看到照片,简直是晴天霹雳,心如刀绞,心爱的女人竟然躺在别的男人怀中睡着了。赵家平打电话向赵雁询问杨瑞的家庭住址,匆匆开车向城里奔去。第二天当丽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杨瑞家中,指责他做出的混蛋事情。杨瑞连连解释,丽珠都不能释怀。丽珠让赵雁帮助自己打掩护,她不知道赵雁已经和赵家平曾经在夜里找过自己。丽珠回到家中,发现赵家平根本不理会自己,急忙向赵家平解释自己在赵雁家住了一晚。直到现在丽珠还在欺骗自己,看来她和杨瑞真的有说不清的关系,赵家平起身离开这个让自己伤心的家。丽珠得知赵家平要和自己离婚,拉住家平,她不舍得这桩婚姻,可是大错已经铸成,无可奈何。

第13集

看到丽珠神色黯然第回家,又听于德利把文秀给家平首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一说,小辣椒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,要找家平算账。小辣椒到家平家的时候,发现文秀正在安慰家平,立即冷言冷语,讽刺他们叔嫂情深。小辣椒指责文秀不知检点,整天往家平屋里钻,导致家平和丽珠弄到离婚的地步。文秀知道小辣椒不可理喻,起身离开。家平把首饰交给小辣椒,让她问清项链的来历。小辣椒自认为证据在手,所有事情尽在自己掌控之中。没想到小辣椒拿出项链,丽珠就哭成了泪人,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。小辣椒听后,让丽珠和杨瑞合作时多加小心。文秀思考自己回来到底是对是错,沉思之际,云鹏来找文秀。云鹏帮助文秀分析,丽珠和家平吵两天也就过去了,至于周正民和香月的事情,必须在他们的孩子身上下功夫。文秀建议香月给周正民一个台阶,答应周正民准备的酒席,到时候云鹏和自己也会参加,避免尴尬,为了这个家庭,香月答应前往。另一方面,云鹏谎称香月托文秀请周正民吃饭。夫妻终于坐在了一起,听孩子稚嫩的童音,香月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周正民作为男子汉也不好坚持,看在孩子的面上,周正民和香月重归于好,握手言和,皆大欢喜。香月夫妻和好,作为奖励,文秀答应陪云鹏看场电影。没想到一个小年轻看到云鹏殷勤的劲,误以为他们是偷情的野鸳鸯,惹得云鹏和文秀都不高兴,文秀也跟着云鹏承认自己是他的未婚妻。赵雁找杨瑞兴师问罪,杨瑞解释说自己和丽珠在公寓完全是清清白白的,根本没有发生什么事情。杨瑞面对赵雁以女朋友的身份管束自己,很不高兴,解释说赵雁不过是丽珠的替代品。赵雁生气地扇了杨瑞一个耳光,让他思考一下是否要看到丽珠和家平离婚才会满意。杨瑞得知这个情况,到赵家村找丽珠,丽珠根本不想见他,小辣椒把他赶了出去。小辣椒回来后看到丽珠仍然恶心不止,猜测丽珠怀孕了,到时候赵家产业就归属丽珠了。陈宏德感觉后背疼,让田月英给自己拔火罐,大挂钟看着他们手拉手回家,讥讽他们大白天就赤身裸背,两个老男人也有争风吃醋的时候。丽珠不理自己,杨瑞不再接收赵家农场的蔬菜,赵家平主动请缨,要求解决这个问题。没想到赵家平和文秀先后出面都没能解决问题,看来杨瑞是铁了心要娶丽珠。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,文秀打算主动出击找超市合作,各家超市都因为赵家公司的无公害蔬菜价格较高,并且没有相关部门的认证,都不同意卖他们的蔬菜。赵家平垂头丧气,文秀却认为是搞了个市场调查。文秀打算亲自推销赵家的无公害蔬菜,让家平和自己加班做宣传广告。无公害蔬菜基地出事,丽珠得知情况后心急火燎,看来杨瑞真不是玩意,丽珠心情烦闷,想出去走走。与此相反的是于德利坐等渔翁之利。于德利赶到蔬菜大棚,看到文秀脚下一个趔趄,家平扶住她的一幕,把这拍了下来,这次,于德利又要耍坏心眼。第二天一早,于德利让丽珠看昨晚拍下的一幕,丽珠闯到文秀的办公室一把把家平拉起来。

第14集

丽珠质问文秀和家平孤男寡女在一起做了什么,文秀向她解释自己为了解决蔬菜的销路问题到大棚录制宣传片。于德利故作好人过来劝解,文秀让他和丽珠一起到城里宣传销售。不过在销售方案上二人产生了强烈的分歧,丽珠打算按照一般蔬菜平价销售,文秀要拿出五个大棚的蔬菜免费赠送。杨瑞听说这个情况,要找丽珠好好谈谈,丽珠不理睬杨瑞。赵永兰听文秀免费赠菜,不分青红皂白就过来干预。文秀立下军令状,万一失败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补偿损失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文秀的营销方案终于取得成功,各大超市主动前来订货,赵家无公害蔬菜销售一空。论功行赏,文秀决定给丽珠带领的团队发放奖金一万元,于德利颇有微词,等众人走后,于德利让文秀给自己带领的工人一点加班费。文秀坚持按照合同办事,如果不能按时完工,不仅没有加班费,还要扣于德利的工资。于德利回到家中,看到家梅正在熨家平的衣服,他顿时又生一计:打听到文秀平时用的香水之后,打算在家平衣服上撒上她平时用的品牌,来诬陷文秀和家平的关系。小辣椒听于德利添油加醋地一说,马上就拉着丽珠找文秀算账。小辣椒匆匆赶到文秀的办公室,发现她正和家平头抵头地在一起商量事情,指责她勾引赵家平。赵家平急忙阻止,混乱中,丽珠拿起桌子上的刀子划伤了文秀的胳膊。丽珠不知道文秀受伤的轻重程度,慌乱中只好找赵雁帮忙打探一下情况。云鹏听说文秀受伤,急忙赶过来看望,医生建议文秀留院观察。赵家平回到家中,丽珠急忙认错,赵家平却不愿意原谅丽珠,提出离婚。丽珠也是满腹委屈,含泪回到娘家。丽珠的爸爸指责小辣椒胡搅蛮缠,导致女儿的婚事走到这个地步。小辣椒要找家平算账,丽珠的爸爸强行拦住了小辣椒。赵家平第二天到医院看望文秀的时候,要代替文娜照顾嫂子。云鹏来到医院,看到赵家平对文秀的悉心照顾,以文秀未婚夫的身份指出家平这样做会让丽珠更加误会文秀,文秀会更加为难,劝家平离开医院,家平只好离开医院。杨瑞约丽珠出来,向丽珠道歉,丽珠把项链还给了杨瑞,指责他破坏自己的家庭,杨瑞抱住丽珠,让她和赵家平离婚。赵家平接文秀出院的时候发现杨瑞的汽车,得知杨瑞和丽珠一起到小树林中去了。赵家平赶到正好看到杨瑞抱住丽珠的一幕,冲着杨瑞挥拳开打,警告他不要对自己的妻子有非分之想。为了文秀受伤的事情,陈宏德和田月英闹了点别扭,不好意思再到赵家去,直到听说田月英打电话让自己过来,几经犹豫才迟迟疑疑地赶到赵家。听到田月英发话,屁颠屁颠地过来帮忙。

第15集

姐姐受伤,文娜找小辣椒算账,小辣椒拿出于德利送过来的家平的衣服作为证据。文娜想起于德利曾经问过自己香水的事情,赶到于德利家中,发现和姐姐使用的一模一样的香水,拿起香水拉着家梅让她给小辣椒解释。小辣椒这才明白被于德利骗了,于德利的点子也够背的,小辣椒刚明白过来,于德利就送上门来,小辣椒冲着于德利就是一番痛揍。于德利向文秀解释此事存在误会,之后就催促工程款的问题。文秀手头紧张,没有答应支付工程款。于德利碰了一鼻子灰,到了工地,唆使他们到文秀那里闹事,只有这样才能按时足额获得工资。另一方面,于德利又找到赵永兰,让她坚持不答应云鹏入股赵家公司的事情。会议上,赵永兰以担心云鹏入股赵家公司动机不纯为由拒绝云鹏加入,于德利随声附和,文秀只好让大家举手表决,结果在预料之中,只有文娜和文秀举了手,赵家人全都不同意。送走云鹏,文秀回到公司就遭到工人的围攻,赵家平护着文秀躲开,混乱中,文秀的鞋子掉在地上。小辣椒拿起文秀的鞋子,第二天在公司门口挂上破鞋的牌子。文秀误以为是围攻自己的工人所为,她警告对方,假如搞人身攻击,自己完全可以用法律捍卫自己的尊严。工人们坦承破鞋事件不是自己所为,坚持要工程款。文秀拿出他们的出勤表,指出他们没有按时完成工期,答应一旦竣工立即支付工资,为了让工人们放心,文秀拿出自己的车钥匙作为抵押。文秀这样豪爽,工人们到工地上赶工期去了。资金问题迫在眉睫,文秀提议让赵家兄妹分别增资百分之二十。赵家人又开始共同反对,文秀告诉大家,除此之外,只有接受外资注入。赵永兰让文秀扎扎实实地发展,不能好高骛远,坚决不同意外资注入,说完转身离开。文秀作为总经理,打算找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,那家公司的尹总根本不想听文秀的解释,起身离开。文秀一直在尹总的办公室等待,直到快到下班时间,尹总才从外面回来。看到文秀的诚意,听到文秀的规划,尹总欣然答应第二天前去考察。于德利找到赵永兰,告诉她这件事情,让她如此这般。文秀到了公司发现,公司的墙上写着不许外人滚出赵家公司的字迹。坏事接二连三的发生,文娜打算报警。还没有来得及把自己涂抹掉,于德利已经把尹总迎了过来。尹总看到墙上的自己,调转车头,立即离开。调出公司的监控,文娜发现涂抹自己的是赵永兰和于德利。警方过来,文秀解释这是家庭内部矛盾,完全可以通过内部渠道解决。警方离开之后,文秀发现挂破鞋的是小辣椒。

第16集

文娜要看u盘上的东西,文秀谎称被警察拿走,不想让文娜知道。有人来找文秀,说是工地上的头头找她有事。文秀拉开办公室之后,于德利谎称办公室有耗子吓跑文娜,拿走优盘。 资金不到位,于德利再次催促文秀。文娜看不下去,指出如果不是于德利背后捣乱,资金早已经到位。文秀处处给赵家人留有情面,于德利和赵永兰却咄咄逼人,文娜拉着姐姐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赵家平恳请嫂子留下,完成大哥未竟的事业,文秀只好答应下来。文娜担心姐姐扛不下去,打电话给云鹏,云鹏以未婚夫的身份借钱给文秀,文秀不仅不接受,反而提出结束假恋爱的关系。 云鹏思来想去,只有通过周正民转手注资赵家公司,文秀才可能接受自己的帮助。周正民听到云鹏的计划之后,慷然答应云鹏的提议。约定的期限到了,于德利本来打算看文秀灰溜溜地离开赵家公司,没想到周正民拿出一百万注资,赵家人也没有二话可说。这块资金得到解决,政府的扶持资金也到位一百万。 于德利真是唯恐天下不乱,把周正民入资的事情告诉香月。香月找周正民询问事情的经过,周正民无法开口解释这一百万的来历,香月怀疑他依然和文秀保持这暧昧的关系。 不论怎么说,赵家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,加工厂和仓储库顺利完工。于德利建议再次扩大公司规模,满足加工厂的需求。没想到规模上去了,肉价却下来了,于德利打算处理掉这批新猪,减少损失。文秀找周正民商量,打算在多家养殖场关闭之后,自己公司扩大规模,等待市场价格反弹。经过市场调查之后,文秀发现养殖场关闭了百分之五十,肉价一定上涨,决定把养殖场扩大一倍。于德利不同意冒着风险用公司的钱扩大规模,强烈反对文秀扩建的意见。文秀的意见没有通过,于德利认为这时文秀的个人行为,公司不参与投资,不承担风险,文秀又一次陷入危机之中。文娜翻看姐姐电脑时发现她为了公司开始卖房卖车,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云鹏,云鹏让公司财务抵押自己的房产,无论如何也要留住文秀的房产和车子。 有贵向于德利介绍一批猪,答应给他百分之三的回扣。于德利看到有利可图,自然答应下来。 检查发现丽珠怀孕,小辣椒急忙让田月英把这个消息告诉赵家平。

第17集

对方把十万元钱的回扣打到于德利的账户上,家梅知道后,指责他揩赵家公司的油,心中感觉愧疚。这批猪进来之后,食欲不好,家梅担心这批猪是病猪,心中又担心又着急。不久,这批猪就死了几十头,于德利真是利欲熏心,把这些死猪也卖给了李大头谋利。 杨瑞打算继续纠缠丽珠,赵雁告诉他丽珠怀孕的消息,让他不要再打扰丽珠和家平的生活。杨瑞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追到丽珠,他谎称自己是孩子的父亲,跪倒在丽珠跟前。丽珠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,狠狠扇了杨瑞一个耳光。丽珠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,看到家平来向她道歉,请她回家。看着赵家平即将成为父亲的喜悦,丽珠含泪提出离婚,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赵家平戴上这顶大大的绿帽子,向家平承认了孩子的父亲是杨瑞,而不是他赵家平。丽珠不顾家平的苦苦挽留,转身离开赵家。 当赵家平接到杨瑞的电话时,内心波涛汹涌,千万次地痛恨杨瑞。到了地点,赵家平操起板凳要砸向杨瑞,亏得杨瑞提前找了个男服务生,杨瑞这才幸免于难。 家平不见踪影,赵家人四处寻找,文娜不放心姐姐独自外出,让云鹏过来帮忙。文秀终于找到一人独坐的赵家平,指责他不负责任,抛下丽珠和孩子,完全不顾大家的感受。心中委屈的家平抱住文秀痛苦,哪个有血性的男儿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出轨,并且怀里他人的孩子呢。 小辣椒哪里能看到女儿吃亏,找家平算账,家平不好意思说出口,让小辣椒找丽珠问个明白,小辣椒打破砂锅问到底,不问出结果誓不罢休。家梅看到小辣椒来着不善,急忙把丽珠叫回来。丽珠感到家里,发现妈妈正揪着家平的耳朵不放。丽珠把跟着小辣椒来的妇女推出门外,不顾家平的阻止向妈妈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。丽珠感到无脸见人,欲跳河自尽,幸亏家梅及时阻止。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,赵家公司员工麻三发现李大头从赵家养猪场拉出病死猪,打算敲诈于德利一些钱,于德利把责任全部推到文秀身上,坚决不拿封口费。马三没有得逞,把这条线索举报给了电视台,文秀看到电视台前来采访,一头雾水。文秀到养殖场询问于德利病死猪的情况,于德利本来打算隐瞒,文秀带着他直奔养殖场,得知病猪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,让文秀赶紧想办法解决。文秀到县畜牧局找专家寻求帮助,和专家约好见面的时间。 答应记者给全县人民答复的时间到了,文秀不顾发着高烧,到电视台录制节目。文娜放心不下,请云鹏帮着照顾文秀。文秀录制好节目之后,外面正下着瓢泼大雨,云鹏先把她送到医院,护士误认为他们是夫妻。

第18集

还没有来得及输完液,文秀接到专家的电话,匆匆向车站跑去,顺利接到专家张主任,赶到养殖场,文秀就昏了过去。张主任被文秀感动,答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解决问题。丰收在望,有贵发现收割机仓斗漏粮,过去查看情况时被绞断两根手指。文秀听说有贵出事,让家平派出两台收割机帮助周家农场收割,香月不仅没有感激,反而怀疑文秀和周正民的关系,赌气要到医院看护有贵。田月英提醒周正民注意一下邻居的风言风语,千万别把媳妇赔进去了,周正民到医院替香月照顾有贵,有贵可不买他的账。有贵出院之后,他的父亲找香月让他们继续负责照顾有贵,香月答应他们父子的一日三餐都有自己负责。香月和周正民打算给有贵一点补偿,看到香月拿出的钱,有贵推辞不受,周正民不知道是有贵的问题还是香月的问题,心里很生气。香月每天照顾有贵,街上的风言风语更多,田月英打算赔给有贵一些钱彻底解决问题,没想到被有贵给轰了出来。陈宏德建议田月英找有贵的父亲好好谈谈,有贵的父亲开口就要二十万,田月英答应下来。有贵的父亲看有贵强烈反对自己要钱,知道他还对香月念念不忘,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。香月让有贵到自己舅父大挂钟家住两天,大挂钟认为有贵想讹诈一笔钱,把有贵赶了出来。有贵折身返回香月家,周正民看到有贵,要把他拉出家门。香月急忙阻止,周正民生气地离开了家。文秀得知这个情况,找有贵打探他心中所想。文秀指出有贵看上香月纯粹是一厢情愿,反而让香月很为难,假如真是爱香月,就要替香月考虑。文秀劝香月用钱来解决问题,香月打算过段时间再说。有贵和香月不识劝,文秀折身到大挂钟家,劝他暂时收留有贵。听文秀前前后后一番分析,大挂钟虽然同意收留有贵,但是让文秀给钱。于德利大包大揽,毛遂自荐要求负责仓储库和营销部的事情。

第19集

于德利利字当头,唯独忘记了死猪肉的事情,文秀让他首先公开向全村村民道歉,否则就把他负责的项目全部收回,于德利只好答应公开道歉。别看于德利私心太重,做起营销来,还是为公司增加了不少收益,文秀给他发了两万元奖金。文娜把玩姐姐手机的时候,看到云鹏发过来的短信,自作主张恢复想你两字。云鹏看到欣喜若狂,连夜去找文秀,云鹏一把把文秀揽到怀中,诉说思念之情。云鹏提议今后的文秀遇到事情第一时间给自己打电话,因为自己想替她分担一些,文秀答应下来,云鹏禁不住吻向文秀。香月到舅舅家看有贵的时候,有贵劝她跟周正民离婚,嫁给自己。周正民在外面听到之后,摁倒有贵就打。家平为了丽珠和杨瑞的事情,心中烦闷,找文秀聊天。文秀劝赵家平好好与丽珠好好谈一谈,弄明白真相。小辣椒听到家平的声音,把他拦在门外。文秀找周正民商量提前发放租金的事情,周正民也是心中烦闷,不觉就喝高了。文秀听周正民前言不搭后语地诉说香月和有贵的事情,提醒他不要误会香月,香月对有贵好仅仅是同情。文秀把喝得醉醺醺的周正民送到田月英家中,周正民决定要和香月离婚。第二天一早,田月英询问周正民是否和文秀好上了。周正民否认,不过坚持要和香月离婚。香月听周正民决定离婚,提出自己唯一的条件是要儿子的抚养权,二人都舍不得放弃孩子,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,离婚的时候要多考虑孩子的感受。大挂钟听说周正民要和香月离婚,要找周正民算账。大挂钟没有找到周正民,警告陈宏德不要让文秀勾引周正民二人打作一团,田月英急忙抱住陈宏德。乡亲们领租金的时候,发现赵家不仅提前发放租金,还多发了几百元奖金,赵家的威望在赵家村迅速提升。恰在这时,老村长心梗住院,又恰逢村委换届,于德利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。文秀得知这个情况,赶到医院看望,老村长希望文秀能够接替自己的担子,带领乡亲们走向致富路,大步奔小康。文秀一再推辞,让老村长好好养病。看着充满希望的田野,文秀心中豪情万丈,反复琢磨老村长让自己竞选村长的希望。

第20集

云鹏到乡下看望文秀,大家都劝文秀不要参加村长竞选,最好能尽快和云鹏结婚,回到城里过属于自己的日子。文秀把自己的打算告诉周正民,希望周正民能够支持自己。小辣椒看到他们在小溪边坐在一起聊天的情景,把这个情况告诉大挂钟。大挂钟哪里能够容忍这种事情发生,立即到赵家公司找到文秀,指责他勾引周正民,破坏香月的婚事。大挂钟越说越气,拿起手中的液体泼向文秀,家平护住文秀,大家误以为大挂钟泼的是硫酸,家平告诉他们,大挂钟泼的是酒。田月英为周正民和香月的婚事忧心忡忡,陈宏德劝田月英让他们早点离婚。大挂钟在院外听到这些言语,冲过来质问陈宏德袒护女儿。陈宏德辩称文秀即将嫁给云鹏,质问大挂钟找文秀闹事的事情,大挂钟操起笤帚要打,田月英急忙拦住,陈宏德谎称自己马上要和田月英结婚,因为二人早就好上了。香月把大挂钟拉走,让他不要掺和自己的事情。大挂钟倔脾气一上来,转身就走。大挂钟回到家里,让有贵赶紧离开自己的家。匆匆追过来的香月急忙向大挂钟道歉,同时提醒大舅,经过他这么一闹,不仅坏了文秀的名声,也坏了周正民的名声。为了这个唯一外甥女的幸福,大挂钟只好收留有贵。于德利把自己竞选村长的事情告诉文秀,希望她能够支持自己,没想到文秀早有这样的打算。于德利误以为文秀故意为难自己,希望她能够退出竞选,文秀为了赵家强的城镇化梦想,坚持参加竞选。于德利本来打算文秀竞选村长之后,自己可以掌管赵家公司,没有想到文秀也不愿意放弃赵家公司的管理层工作。于德利碰了两鼻子灰,生气地回到家中。于德利那坏心眼一使,打算趁此把文秀赶出赵家。云鹏苦追文秀但是没有多大进展,多少有点灰心,直到文秀公司门口,文秀以工作繁忙为由拒绝和他见面。云鹏只好让文娜请出文秀,文秀让妹妹把家平、丽珠、赵雁等人同时请出来,大家趁此机会好好聚一下。大家喝得差不多的时候,遇到同样醉醺醺的杨瑞,情敌相见,现场一片混乱。送走他们,云鹏终于等到了和文秀单独相处的机会。赵家平喝得不省人事,自言自语地恳请丽珠不要离开自己。丽珠这才知道自己在家平心中的地位,看来他还是深爱着自己的,为了家平,丽珠决定堕胎,自己不能跟杨瑞再纠缠下去。赵雁得知丽珠要堕胎,几经犹豫,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杨瑞。杨瑞匆匆赶到医院,丽珠埋怨赵雁通知了杨瑞,因为杨瑞根本没有资格做孩子的父亲,他是在自己喝醉的情况下强占了自己。丽珠又气又恨,晕了过去。检查发现,丽珠身体较为虚弱,并且情绪不太稳定,让杨瑞好好给她补充营养,否则对孩子和大人都不好。为了参加村长的竞选,于德利搬来了田月英和赵永兰。文秀把自己的打算也告诉了她们,赵永兰和田月英根本不同意,让她在村长和赵家公司的掌权人之间选择。